感染

新研究揭示是什么让新冠mRNA疫苗有效预防严重的COVID-19

作者:佚名 来源:MedSci梅斯 日期:2022-01-07
导读

         2022年1月7日讯/生物谷BIOON/---利用mRNA疫苗技术制造出的前两种疫苗---Pfizer/BioNTech COVID-19疫苗和Moderna COVID-19疫苗---可以说是迄今为止开发的较为有效的两种mRNA COVID-19疫苗。在临床试验中,这两种疫苗在预防无症状感染方面的效果都超过了90%,轻松超过了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为COVID-19疫苗设定的50%的门槛

关键字:  COVID-19 

        2022年1月7日讯/生物谷BIOON/---利用mRNA疫苗技术制造出的前两种疫苗---Pfizer/BioNTech COVID-19疫苗和Moderna COVID-19疫苗---可以说是迄今为止开发的较为有效的两种mRNA COVID-19疫苗。在临床试验中,这两种疫苗在预防无症状感染方面的效果都超过了90%,轻松超过了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为COVID-19疫苗设定的50%的门槛而被赋予紧急使用授权。

        虽然突破性感染随着Delta和Omicron变体的出现而增加,但这两种mRNA疫苗在预防住院和死亡方面仍然相当有效。这种新技术的成功促使科学家们试图弄清楚为什么mRNA疫苗如此有效,以及它们提供的保护是否有可能随着新变体的出现而持续下去。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医学院和圣犹大儿童研究医院的研究人员揭示了mRNA疫苗所引发的免疫反应的特性。该研究显示,Pfizer/BioNTech疫苗强烈而持久地激活了一类辅助免疫细胞,协助产生抗体的B细胞产生大量日益强大的抗体,并且还推动了某些类型的免疫记忆的产生。这类细胞被称为滤泡辅助T细胞(T follicular helper cell, Tfh),在接种疫苗后可持续长达6个月,帮助身体产生越来越好的抗体。这些作者说,一旦这些Tfh细胞减少,长寿的抗体产生细胞和记忆B细胞就会协助提供保护,防止严重疾病和死亡。相关研究结果于2021年12月22日在线发表在Cell期刊上,论文标题为“SARS-CoV-2 mRNA vaccination elicits a robust and persistent T follicular helper cell response in humans”。

        此外,许多Tfh细胞是由SARS-CoV-2病毒的一个似乎不会发生突变的部分激活的,即使在这种病毒的高度突变的Omicron变体中,这个部分也未发生突变。这一发现有助于解释为什么Pfizer/BioNTech疫苗能引起如此高水平的中和抗体,并表明接种疫苗可能有助于许多人继续产生强有力的抗体,即使这种病毒发生变化,也是如此。

        图片来自Cell, 2021, doi:10.1016/j.cell.2021.12.026。

        论文共同通讯作者、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医学院急诊医学助理教授Philip Mudd博士说,“Tfh细胞提供帮助的时间越长,抗体就越好,你就越有可能产生良好的记忆反应。在这项研究中,我们发现这些Tfh细胞的反应一直在进行。更重要的是,它们中的一些细胞对这种病毒的刺突蛋白的一个很少发生突变的部分作出反应。随着SARS-CoV-2变体的出现,特别是Delta变体和如今的Omicron变体,我们已经看到一些突破性感染,但mRNA疫苗在预防严重疾病和死亡方面保持得非常好。我认为这种强劲的Tfh细胞反应是mRNA疫苗继续发挥保护作用的部分原因。”

        对感染或疫苗接种产生的第一批抗体往往不是很好。B细胞需要经过淋巴结生发中心的训练才能产生真正强大的抗体。Tfh细胞是这些B细胞的教官。Tfh细胞为这些产生抗体的B细胞提供指导,使其产生更强的抗体,并促进那些产生最佳抗体的B细胞进行增殖,在某些情况下,变成长寿的抗体产生细胞,即记忆B细胞。生发中心持续时间越长,抗体反应就越好和越强。

        论文共同通讯作者、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医学院病理学与免疫学副教授Ali Ellebedy博士在今年早些时候报告说,在人们接受第一剂Pfizer/BioNTech疫苗近四个月后,他们的淋巴结中仍有生发中心,这些生发中心正在大量产生靶向SARS-CoV-2的免疫细胞。

        在这项新的研究中,Mudd、Ellebedy和论文共同通讯作者、圣犹大儿童研究医院的Paul Thomas博士旨在了解Tfh细胞在产生如此强大的生发中心反应中的作用。

        这些作者招募了15名志愿者,每名志愿者分别接种两剂辉瑞公司的疫苗,间隔三周。这些志愿者在接受第一剂疫苗21天后,也就是在接种第二剂疫苗之前,接受了从淋巴结中提取生发中心的程序;然后在接受第一剂疫苗后的第28、35、60、110和200天接受了该程序。在研究开始时,这些志愿者都没有感染过SARS-CoV-2。这些作者从这些志愿者的淋巴结中获得Tfh细胞并对它们进行分析。

        这些作者如今正在研究加强疫苗接种后会发生什么,以及Tfh细胞的变化是否可能解释为何免疫系统受损的人,比如那些感染了HIV的人,没有产生强大的抗体反应。(生物谷 Bioon.com)

        参考资料:

        Philip A. Mudd et al.SARS-CoV-2 mRNA vaccination elicits a robust and persistent T follicular helper cell response in humans. Cell, 2021, doi:10.1016/j.cell.2021.12.026.

分享:

相关文章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198  京ICP备10215607号-1  (京)网药械信息备字(2022)第00160号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谷歌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