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

我们连话都说不清楚,还怎么讨论抗生素耐药性问题?

作者:佚名 来源:Nature自然科研 日期:2017-06-16
导读

          用语不清不利于我们在全球范围内应对抗微生物药物效果日渐减弱的现状。在本文中,作者Marc Mendelson及同事敦促人们规范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领域的用语。

关键字:  抗生素耐药性 

        用语不清不利于我们在全球范围内应对抗微生物药物效果日渐减弱的现状。在本文中,作者Marc Mendelson及同事敦促人们规范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领域的用语。

        长期以来,临床医生一直都知道细菌、病毒和真菌等微生物的耐药性已经高到了令人警惕的程度。这种复杂的健康威胁通常被称为“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要在全球范围内应对这一问题,需要各方的齐心协力,包括政府、监管者、公众,以及健康、食品、环境、经济、贸易和产业界的专家人士。

        但现在,来自不同领域的人士却在各说各话。许多常被用来描述这一问题的术语或是被人们误解,或是有不同的解读方法,或是承载了无益的内涵意义。

        一位医师在检查肺结核病人。同其它导致常见感染的细菌一样,结核分枝杆菌(Mycobacterium tuberculosis)的耐药性越来越强。

        Rajesh Kumar Singh/REX/Shutterstock

        3月16日,联合国建立了一个跨部门小组,以协调对抗耐药性问题的努力。我们强烈呼吁,该小组应该首先对关键参与者所使用的术语展开协调研究。这一做法有望改进各方之间的理解,达成协调一致、轻重分明的全球应对措施。

眼花缭乱

        2015年,世界卫生组织在12个国家或地区展开调查,结果凸显了人们对抗生素耐药性用语的陌生。在将近1万名受访者中,只有不到一半的人听说过“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这种说法。只有五分之一的人知道它的英文缩写是“AMR”。相比之下,超过三分之二的人知道“抗生素耐药性”或“耐药性”一词。同年,英国生物医学慈善组织惠康基金会发表了一项针对英国人的类似调查,这项调查也反映出了类似的趋势。

        在各种背景下,媒体和科学家在出版物和会议上乱用术语都有可能产生反效果。以粮食生产为例。近年来,不同行业都在呼吁各国分期淘汰或禁用促进动物生长的“抗微生物药物”,以保护人类免受耐药细菌水平上升的危害。

        但根据定义,抗微生物药物也包括用于减少球虫类寄生虫引起的肠道炎症的药物,这些药物对维持现有的家禽产量水平是至关重要的。抗球虫药物对细菌没有影响,也不会造成人体或其它动物中的细菌耐药性上升。因此,要求禁用所有的促生长抗微生物药物忽略了问题的核心,而且可能会损害粮食安全。

        简单、清晰且不含混的术语有助于确保将对抗耐药性的全球性努力集中在目前最重大的紧急挑战上:引起常见疾病的耐药细菌增加了,而这正是人类滥用抗生素导致的。它们也有助于增强大众的理解和参与度。惠康基金会的研究发现,民众或是不理解科学家和媒体在抗生素耐药性问题中使用的语言,或是因为感觉自己对此无能为力而不愿参与。

文字的力量

        语言不容忽视。例如,2015年一项关于社交网络用语的调查表明,“气候变化”和“全球变暖”对民众的认知和意识具有不同的影响。同样地,2013年的一项调查表明,与“气候变化”相比,“全球变暖”更能促进美国人支持美国为解决该问题而采取的或大或小的措施——这或许是因为“全球变暖”传递出了更强的对个人的威胁感。

        类似地,在过去40年中,“二手烟”一词的使用对于向公众传达吸烟风险也发挥了重要作用。1986年,导致艾滋病的病毒被命名为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而非人类嗜T淋巴球病毒III型(HTLV-III)或淋巴结肿大关联病毒(LAV),这帮助了人们理解艾滋病是一种损害免疫系统的病毒引起的疾病。因此,这一命名在解决艾滋病污名化、让“同性恋瘟疫”之类的词语不再被人们使用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此前,这样的说法主导了有关艾滋病的讨论。

        建立起统一的术语阵线还有助于落实阻止病原体(比如耐甲氧西林的金黄色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aureus))传播的重大措施。

        Jeff Swensen/NYT/Redux/eyevine

        联合国跨部门小组的设立为运用文字的力量解决耐药性问题创造了机会。我们强烈呼吁该小组将以下三个关键问题作为重点。

        耐药感染(Drug-resistant infection)。我们建议(在英语中)首选用该词来描述由耐药生物体引起的感染,包括抗生素无效的细菌引起的感染。世界卫生组织和惠康基金会的调查表明,大部分人都理解这一术语,而且它已经被用于结核病中。(包括医疗从业人员在内的许多人都经常使用“耐药性结核病”这个说法。)我们也建议,在指称对抗某种特定类型的生物体的药物时使用更加具体的词语,比如“抗生素”或“抗真菌”,而非“抗微生物”。

        药物管理。在探讨耐药性时,这种说法经常出现。具体来说,它指的是如何适当地使用抗生素,使之既能在当下取得最大效果,又能最大程度地提高它未来仍然有效的可能性。然而,这个词语的使用范围往往过于狭隘。

        从历史上来看,抗生素药物管理一直是一种由医院开展的行动,许多人用它来指代感染病专家和药剂师采取的行动。如今,抗生素药物管理的实践范围大大扩展了(参见“多意之词”)。抗生素药物管理可以是个人、多学科、医院或社群层面的行为,旨在确保对感染细菌而需治疗的病人或动物适当使用抗生素,并确保药物处方的方方面面(剂量和持续时间等)都做到合规。另一方面,世界卫生组织目前正在制定一个全球性的抗生素药物管理框架,可能类似于《烟草控制框架公约》。

        此外,人们经常将“保护”与“管理”互换使用。但是,“保护”的含义更广,它包括源头上的感染预防,比如疫苗、改进水质和卫生条件等。

        战争。许多有关耐药性的说辞中都会用到“人类与细菌之战”这样的说法。举例来说,人们常常会说“向超级病菌宣战”,或是“对抗AMR”。而且,为了找出一个攻击对象,人类抗生素耐药细菌增加的责任往往会被归结到动物卫生专业人员、畜牧业、农民和兽医身上。

        但是,这种指责并无帮助。在动物身上使用抗生素会选择出耐药细菌,这些耐药性细菌也可能从农场走上餐桌。但是,导致人体抗生素耐药性上升的主要驱动因素是人类误用和过度使用抗生素。

        这种战争叙事忽略了我们与细菌的共生关系。我们越是奋力“攻击”,就越有可能破坏细菌在我们的肠道、呼吸道和皮肤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单是在我们的肠道中,就生活着约100万亿的细菌,其中大部分都有助于我们维持健康。

        “战争”和“威胁”曾经是十分有力的呼吁方式。但是,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一个更加细致、均衡和标准化的词汇——一个将生态平衡考虑在内的词汇。

行胜于言

        术语的地域、学科和社会差异会影响理解和解读,因此,我们需要一个旨在完善不同国家和语言中术语使用的研究项目。世界卫生组织的全球行动计划第一个目标是通过有效的传播、教育和培训,提高人们对耐药性的意识和理解,这类项目正好可以在该目标下面展开。

        它能识别全球范围内使用的术语,并判断将这些术语从英语直译成其它语言是否有效。例如,法国并不使用耐药感染一词,也不使用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的法语译法——résistance aux antimicrobiens。法语中更常用的是antibiorésistance一词:抗生素耐药性的缩写形式。这类项目也能探索不同行业的人们是如何解读上述词语的,从而评估不同的语言对理解耐药性和感染率的影响,确定有关耐药性的科学术语的全球统一用法,并将这些术语纳入全球性的教育项目和传播策略中。

        莎士比亚就是一位使用多意词的大师。在朱丽叶与罗密欧有关“姓名有什么意义呢?”的对话中,他思索了名称任意而无实指的本质。但在目前的紧急情况下,是时候考虑运用文字的力量来改变问题的进程了。在努力让大众理解这场危机的过程中,我们应该好好学习莎翁的经验。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