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

接受免疫抑制治疗的炎性肠病患者肺囊虫肺炎绝对风险高不高?

作者:佚名 来源:MedSci 日期:2017-06-15
导读

         肺囊虫通过空气和飞沫传播,可引起免疫抑制患者感染肺炎。2017年6月,发表在《Clin Gastroenterol Hepatol》的一项由美国科学家进行的研究,得出了接受免疫抑制的炎性肠病(IBD)患者肺囊虫感染肺炎的风险较低的结论。

关键字:  肺囊虫肺炎 

        肺囊虫通过空气和飞沫传播,可引起免疫抑制患者感染肺炎。2017年6月,发表在《Clin Gastroenterol Hepatol》的一项由美国科学家进行的研究,得出了接受免疫抑制的炎性肠病(IBD)患者肺囊虫感染肺炎的风险较低的结论。

        背景和目的:免疫抑制剂的使用和IBD可增加因肺囊虫(PJP)感染肺炎的风险。研究人员在由使用皮质类固醇、免疫抑制药物和生物制剂治疗IBD的患者组成的基于人群的队列中,评估PJP的风险。

        方法:研究人员对1970~2011年,确诊克罗恩氏病(n=427)或溃疡性结肠炎(n=510)的明尼苏达州,奥姆斯特德县居民进行了一项基于人群的队列研究。审查截至2016年2月的患者记录,确定免疫抑制治疗和伴随的PJP预防的全部发作。研究人员筛选并确定PJP病例,与罗契斯特流行病学项目数据库(使用PJP诊断代码)和梅奥诊所和奥姆斯特德医疗中心数据库相互对照。首要结局是与IBD患者使用糖皮质激素、免疫抑制药物和生物制剂相关的PJP风险。

        结果:本分析纳入937例患者和6066患者-年的随访评估(中位,14.8年/患者)。使用药物包括糖皮质激素(520例患者,55.5%,暴露555.4患者-年)、免疫抑制剂(304例患者,32.4%,暴露1555.7患者-年)和生物制剂(193例患者,20.5%,暴露670患者-年)。双重疗法(糖皮质激素与免疫抑制剂或生物制剂)用于236例患者(25.2%),暴露173患者-年。三重疗法(糖皮质激素、免疫抑制剂和生物制剂都用)用于70例患者(7.5%),暴露18.9患者-年。有3例PJP,暴露于糖皮质激素风险0.2(95%CI,0.01~1.0),暴露于免疫抑制剂为0.1例/100患者-年(95%CI,0.02~0.5),暴露于生物制剂为0.3例/100患者年(95% CI,0.04~1.1),暴露于双重疗法为0.6例/100患者-年(95%CI,0.01~3.2),暴露于三重疗法为0例/100患者-年(95%CI,0.0~19.5)。为37例患者开具PJP初级预防处方,共暴露24.9患者年。

        结论:在由使用糖皮质激素、免疫抑制药物和生物制剂治疗IBD的患者组成的基于人群的队列中,尽管PJP不常使用,但仅有3例PJP。这些患者可能不需要PJP预防的常规用药,尽管高风险组应考虑,例如接受三重疗法的患者。

        原始出处:

        Thomas G. Cotter, Nicola Gathaiya, et al.Low Risk of Pneumonia From Pneumocystis jirovecii Infection in Patients With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Receiving Immune Suppression.Clinical Gastroenterology and Hepatology. Volume 15, Issue 6, June 2017, Pages 850–856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